热线电话:400-0558-538

TTIP:美欧自贸协定 受阻“反全球化”恐慌

第一财经日报
2016-10-26
阅读次数:2038
阅读字体 【

  [TTIP的反对者坚持认为,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条款危害了欧盟国家的民主和法制。]

  当欧盟与加拿大谈判耗时7年的《综合经济贸易协定》(CETA)基本告吹后,欧盟与美国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前景如何?答案还待当地时间11月11日见分晓。

  目前,尽管美方仍强调TTIP谈判基础牢固,将在奥巴马政府结束任期前全力以赴,但以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为代表的欧盟方面则在今年9月表示“TTIP谈判已夭折”,可见欧盟已放弃了同此届美国政府完成谈判的决心。

  然而,即使在美欧均表示放弃今年结束TTIP谈判的目标之后,欧洲各国仍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TTIP游行,意在彻底搅黄TTIP。从3年前号称有望达成全球最大自贸区,到现在激起的沸腾民怨,TTIP究竟怎么了?

  时机被耽搁了

  一位长年从事国际谈判的高级人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谈判圈子其实很小,在特定领域里更是如此,全球这么多贸易谈判,参与的团队都是同一批人。

  在奥巴马政府的两洋贸易谈判上,其策略亦有轻重缓急,出现了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TTIP的局面。为此,尽管2013年7月12日欧美双方开始就TTIP展开首轮谈判,并在当年12月20日的第三轮谈判后就宣布TTIP谈判已完成“初始阶段”,但直到2015年10月TPP谈判收官之际,TTIP才出现谈判加速的窗口机会。

  当时欧洲议会贸易委员会负责人沙可(MarietjeSchaake)曾表示,“TPP目前终于结束了,我对此由衷高兴。这将释放美方的时间、经历和政治资本,用于投入TTIP的谈判。现在就更没有其他借口,来推迟讨论那些更有挑战意义的话题了。”

  然而,由于TTIP实际加速谈判的时间过晚,不仅撞上了美国总统大选,更撞上了2017年德国和法国的大选。在2013~2015年间,欧洲民意在对待TTIP的态度上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即便如此,为何早期力求达成TTIP的欧盟也并不那么着急了?

  布鲁塞尔智库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在其报告中指出,欧盟在TPP中所失去的贸易份额,大概等同于从TTIP中获得的收益。在此情景之下,加速TTIP谈判则变成了欧方的紧迫诉求,而做出两手准备的欧盟也在近些年来加快了同TPP成员国的双边自贸协定谈判的进程。

  不过,在TPP命悬一线的当下,欧盟似乎也暂时无需为因TPP中所失去的贸易份额而过分焦虑了。

  欧洲民怨沸腾

  选举政治、环保诉求以及对全球化进程的不安,构成了欧洲三股反对TTIP的中坚力量。其间更不乏涌动的暗流。

  如果TTIP谈成,其GDP总量将超过全球总额的40%,为欧洲每年带来近1200亿欧元的新增收入。目前,美国和欧盟之间的货物与服务贸易量大约在日均20亿欧元。

  不过TTIP的反对者对此并不心动,并坚持认为,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条款危害了欧盟国家的民主和法制;同时,TTIP将伤害欧盟消费者利益,降低欧盟产品标准。

  、最终,欧盟委员会提出要用“投资者法庭系统”来代替ISDS。但遗憾的是,美方谈判团队对此建议毫无兴趣。

  以德国为例,3年来,德国从民众到官方已从支持TTIP转向反对。在今年5月的一次调查中,70%被调查的德国民众认为TTIP对德国不利。此前这个数字仅为55%。而认为TTIP利大于弊的德国民众只占17%。绝大部分受调查者都认为,TTIP协定有可能会削弱对消费者的保护。这种看法在德国媒体曝光了TTIP谈判文本之后到达了顶峰。

  失意的全球化

  欧洲卡内基基金会资深研究员邓普森(JudyDempsey)指出,TTIP对于美欧而言有三点重要含义:首先,TTIP可加强二战后由美欧建立的自由秩序。通过整合来设置经济、金融和贸易规则,保护西方的标准和价值观。其次,TTIP可防止欧洲的衰落。第三,TTIP可以恢复美欧之间已经减弱的跨大西洋主义。

  一向推崇TTIP的、世贸组织前总干事拉米则认为,TTIP从价签模式到卫生、安全标准的统一将令任何希望进入这一全球最大自贸区的企业都必须接受这一标准。

  然而,在欧元区整体经济疲软的情况下,民众已疲于为政府的野心买单,取而代之的,是对于全球化挤压本地就业的深深焦虑。当地时间10月15日,西班牙民众走上马德里街头,抗议TTIP,认为这一协定将破坏民主以及降低食品安全、环境和劳工标准等。在西班牙,甚至可以看到用加泰罗尼亚语所写的反对TTIP的传单。

  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随机采访当地的抗议人群时,却发现他们对于TTIP并没有专业的了解,其反对的原因非常简单:美欧新一轮自贸协定有可能造成对欧盟的新一轮就业挤压,而尚未完全走出欧债危机的欧洲民众已经不起这种折腾了。

  的确,在贸易壁垒、ISDS机制等技术问题之外,TTIP还触发了欧洲本土中产阶级对此轮全球化的抗拒。由此使得反对TTIP的势力变得更加分散:以德国为首的国家,反对TTIP的多为着眼于欧盟食品、环境等标准的国内环保组织;在欧盟边缘国家,反对TTIP则有关生计问题。

  法国专注于贸易研究的雅克·德洛尔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法布里(ElvireFabry)在近日报告中指出,TTIP所反映的,其根本仍是一个政治问题。“它所揭示的是,从工业革命以及20世纪下半叶贸易开放中受益的中产阶级的萎靡不振。”

  而且,竞争青睐效率,并对美欧经济起到了重新定位的作用,使美欧经济向高附加值的服务业转移。法布里认为,但是欧洲许多国家并没有为这种职业再分配做出足够的配套措施,特别是在那些深受影响的领域和区域,这一切都为近日对自由贸易的质疑种下了苦果。

  TTIP能否起死回生

  在第十五轮谈判结束后,美欧双方已互换文本,大部分章节的文本合并也已完成。这一轮谈判的进展包括,美欧缩小在技术贸易壁垒方面的规则差异等。不过,在比如原产地规则、政府采购市场准入、生物科技与数据本地化、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监管合作等核心方面的分歧仍然巨大。

  美方则在此原则上毫不退让,仅希望将目前谈判成果锁定,即达成此前传闻中的“轻版本”TTIP。

  需要指出,英国脱欧的后续走向、美国大选以及法德大选结果都将对TTIP的结果产生决定性影响。

  目前,欧盟将在11月11日的欧盟理事会上对TTIP进行盘点并提出新的建议,而美国大选日则在11月8日。因此,TTIP能否还有一线生机,就看美国选民的选择了。


广东、江西、福建、上海、贵州、江苏、浙江、北京、甘肃、安徽、陕西、四川、天津、湖北、辽宁、吉林、山西、山东、河南、河北、海南

杭迺懿  1348110971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2355746054


广西、云南、贵州、湖南

陈业燕 13877180692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2355783338


 

     

 
 
Copyright © 2000-2012 Sinoinfo Ecommer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西华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号: 桂ICP备15007906号-1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99号
电话:0771-5553301    传真:0771-5553302
网址:www.rosin-china.com    邮箱:rosin@rosin-china.com